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

——落实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精神系列综述之一

这是2024年4月23日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光伏(光热)产业园拍摄的光热电站(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产业兴则百业兴,产业强则经济强。回望西部大开发历程,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产业始终是重要根基。

4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以六个“坚持”为进一步形成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发展新格局给出清晰指引。其中,“要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居于首位,突显了产业发展对于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意义。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西部各省份凝聚共识、抓住契机,积极谋划优势产业,奋力开拓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在“特”字上下功夫:立足资源优势谋划产业发展

在这次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因地制宜发展新兴产业,加快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

广阔的面积和丰富的自然条件赋予西部地区独特的资源禀赋与产业发展环境:甘肃、宁夏、内蒙古等地的风光资源为新能源产业发展提供基础;贵州矿种多、储量大,正加快矿产资源高端化开发利用;新疆、青海、西藏等地的地理风貌和民族文化形成独特旅游资源……

无论是加快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因地制宜发展新兴产业,还是布局建设未来产业,都应坚持在“特色”上下功夫,以特色强化优势。

宁夏灵武,国能宁东200万千瓦复合光伏基地,370多万块光伏板沿着广袤荒滩起伏,在午后骄阳下泛起“粼粼波光”,不断向浙江等地输送绿电。

海拔高、日照强、辐射强度高的宁夏,是我国太阳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作为中国首个新能源综合示范区,宁夏正加快“追风逐光”,截至2023年底,新能源装机突破3600万千瓦,新能源人均装机达到5千瓦。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院院长毛中根表示,在西部地区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有助于发挥地区比较优势,提升产业集聚度和竞争力,增强西部地区经济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在云南保山潞江镇新寨村,依托亚热带气候和保山小粒咖啡,咖啡与文旅碰出新火花;在陕西榆林,前沿科技帮助煤炭实现“由黑到白”,传统煤城加速向现代煤化工转型;在广西柳州,汽车产业加速向新能源汽车转型升级,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售同比增长160.7%……

整合优势资源,培育新业态,西部地区一批特色产业乘势壮大,显示出强劲势头。

在“新”字上挖潜力:以创新为优势产业提质增效

从农业、能源和原材料工业,到如今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以来,西部地区实现产业主体结构的转变。

“西部产业发展进入转型升级攻坚阶段。”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盛毅表示,当前,西部地区产业发展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产业结构层次不高,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占有较高比重,产业创新能力有待提升,产品附加值偏低,同构化问题还比较突出。

解决这些困难,关键是创新。

在这次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深度融合”,并对创新作出细致部署:“推动传统优势产业升级、提质、增效”“探索发展现代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建设未来产业”……

赋能技术改造,推动设备更新,传统优势产业加快升级——

传统产业提质增效为西部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带来新契机。青海加快构建新能源占比逐渐提高的新型电力系统,陕西推动煤制化学品向化工新材料延伸……一系列强筋健骨的政策举措接连落地。

“实现传统产业升级,要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和产品精深加工程度。”贵州六盘水市副市长李恒超表示,将立足当地丰富的矿产资源,着力做好“富矿精开”文章,让优势更优、强势更强。

攻克核心技术,用好创新人才,推动新兴产业发展——

国内首台自主研制F级50兆瓦重型燃机(G50)在四川下线;中国科学院西安光机所先进阿秒激光设施通过初步设计评审;重庆等西部地区建立健全人才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给予人才长周期的稳定硬性、软性支持……

补齐发展短板,创新成果要加快落地应用;突破核心技术,创新人才也要持续培育。依托创新发展,西部地区已打造新材料、生物医药等9个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电子信息、航空等5个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布局建设未来产业,形成地区发展新动能——

前不久,2024西部低空经济产业生态大会在四川彭州召开。通过打造无人机专用飞行空域,创新无人机送餐服务,推广若干应用场景,彭州不断探索低空经济发展之路。

未来产业是打造经济增长新引擎的关键“胜负手”。放眼西部大地,从加快培育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到积极打造“西部数谷”,面向未来的产业新故事正在书写。

在“融”字上做文章:以合作优化产业空间布局

“深化东中西部科技创新合作”“促进中央企业与西部地区融合发展”……在这次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于西部地区产业合作发展作出指引。

只需14毫秒!这是数据从东部宁波到西部贵阳的传送速度。依托400G全光省际骨干网,贵阳可为东部城市提供更为高效的算力服务,枢纽间时延不到20毫秒。这条“东数西算”大动脉是新一轮东西部协作向纵深推进的一个缩影。

盛毅认为,从过去的“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到现在的“东数西算”,西部地区与东中部地区的产业分工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工合作、协同并进”的良好局面。

不久前,2024中国产业转移发展对接活动在四川、贵州、宁夏等地举行。四川围绕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材料化工等特色产业展开推介;在贵州,签约的298个项目涉及资源精深加工、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宁夏结合资源禀赋和发展现状与长三角地区数字信息、现代化工等50余家企业洽谈……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车文辉教授表示,西部地区立足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因地制宜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着力引进具有市场前景的产业,并把承接产业转移与调整自身产业结构、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结合起来,培育和发展新动能。

随着“科技援青”“科技入滇”“科技支宁”等系列举措的落实落细,西部地区自主创新能力和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水平明显提升,越来越多的企业把关键工序、生产基地、研发中心布局西部。

截至2023年底,川渝两地全国重点实验室数量达27个,重大科技平台3197个;宁夏组织实施东西部科技合作项目1700余项;贵州积极探索“东部企业+贵州资源”“东部研发+贵州制造”等多种模式……高质量发展澎湃动能在西部地区持续释放。

以发展新质生产力作为重要着力点,引导产业有序转移,优化产业空间布局,西部地区正加快建设以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现代化产业体系。(记者 严赋憬 李晓婷 潘德鑫 陈炜伟)

编辑:刘海钧;